facing_wall.jpg

我們能往自己眼睛裡揉沙子嗎?我們能看清自己的心理遊戲嗎?

理論上我們是永遠不應該對自己說謊的。對自己說謊是多么自相矛盾的事啊,那無異於舉起酒瓶子敲自己腦袋,握著匕首扎自己大腿。

但是環顧四周,不難一眼看出自我欺騙的人們編造著各種故事。也許,那是因為我們並不知道自己正在欺騙自己?我們是否該相信我們告訴自己的那些謊言呢?

該死的謊言和心理學家

Quattrone & Tversky 1984年的經典社會心理學研究就是關於赤裸裸的自我欺騙。他們找來38名被試假稱要做一次運動員的心理和醫藥方面的研究,讓被試們儘可能長時間的把手臂浸在冷水裡,讓他們以為浸冷水的時間長度是要測試健康狀態。這水非常冷,一般人也就能忍受30-40分鐘。然後讓被試去做些別的任務,讓他們以為自己真的在參加一個運動方面的研究。他們先騎一會兒單車,再聽一個有關壽命與心臟類型關係的講座。講座提到有兩種類型的心臟︰
Type I︰健康狀況差,壽命短,還有心臟病。
Type II︰健康狀況好,壽命長,心臟病風險較低。

然後,告訴一半被試,有II型心臟(顯然是’好’的類型)的人對冷水的耐力較高,而對另一半說,II型心臟者對冷水的耐力較差。當然,這些都是研究者編出來的,只是為了讓一半被試覺得浸冷水時間長是好兆頭,另一半覺得是壞兆頭。

這之後再要被試儘可能長時間的把胳膊浸入冷水,實驗結果相當明顯。認為浸冷水時間長是好兆頭的,這次比之前浸的更久些,而認為浸冷水時間長是壞兆頭的,這次似乎突然變得不那麼經凍了。這些被試是不是真的相信了這些謊言呢?

魚鉤、魚線和鉛墜

在浸過兩道水之後,研究者詢問被試是否有意改變了他們浸泡的時間。38人中29人否認,9人承認,但不是直接承認的,這9人多是宣稱水溫變化了。水溫當然沒變,找這么個理由只是人們試圖讓行為看起來合理化的模式,為的是避免直接面對自我欺騙。

當被問及是否相信他們有健康的或不健康的心臟時,那否認的29人裡,有60%相信他們有健康型的心臟,而承認的9人裡有20%認為他們有更健康的心臟。這說明什麼呢?那些否認的人是真的把自己騙到了,而不是僅僅是要掩飾他們的欺騙。他們真的相信自己有更健康的心臟。而承認改變的人其實是在對研究者撒了謊(有來有往,貌似很公平),但是他們知道他們在欺騙自己。

這個研究好在它讓我們看到自我欺騙是有不同層次的,我們可以給自己一路設下魚鉤、魚線和鉛墜。到最純粹的層次,人們的思想和行為就好像他們這種錯誤信念是完全真實的,可以完全忽視任何來自現實的提示。

對我們很多人來說,自我欺騙只是小菜一碟。只要有個理由,人們不僅會高高興興地對自己說謊,還會一心一意的尋找證據來證實他們那令人安慰的自我欺騙,最終對他們告訴自己的謊言深信不疑。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心理學知識特快-首頁

Hook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