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言迴響不必打驗證碼!!! 本站歡迎交換連結 -意者在右邊留言板 留言- 【加到我的最愛】

497cd9a7443063d95d00c.jpg

日本人雖對中國文化佛教非常崇尚,可對性的看法和做法卻極不相同,日本的性開放程度不次於歐美,但他們對性的態度十分獨特和歐美並不一樣,有些讓人難以接受,毫不誇張地講,日本民族非常變態,他們對性活動的約束極少,甚至超出了社會倫理允許的範疇。我在此並不是要斥責日本人的行為,也許他們對性有自己的理解,只能把這看作是他們生活模式的一部分。


一、赤裸裸的性話題

武俠作家獨孤意了解到,我接觸到的一些日本男人個個都象君子,待人彬彬有禮,可一旦涉及到性問題,就好像換了個人似的,變得特別放肆。實習時我和幾個日本朋友去吃飯時,剛開始時會談論一些有關公司、社會新聞、金融等話題,等到後來喝得多一些後就談論起女人和性了,個個眉飛色舞、毫無顧忌,他們會詳細描述自己和女性作愛時的每個細節,包括女性生殖器官的形狀、自己的動作姿態、女性的回應如何,還互相交流心得,聽得我目瞪口呆。開始時我的臉總發燙,總覺得這哪是大庭廣眾下該說的事,後來聽得多了,就習以為常了。


二、和一位大學生的談話

武俠作家獨孤意了解到,我曾和一位學經濟的日本大學生合租過一套房子,這個單純文靜的青年當時19歲,平時他學習非常刻苦,生活上很檢點,對女性也非常有禮貌,後來我們彼此熟悉了。週末,我在異國他鄉孤身一人,而他還沒交過女朋友,我倆都沒錢去外面進行高昂的娛樂消費,就在宿舍喝酒下棋聊天。我們無話不談,他老實地承認他還沒和女性發生過性關係,可我發現他的性知識極其豐富,比我這個成過家的人懂的多得多,原來他的“知識”大都來自於大量良莠不齊的書刊和電視,此外日本學校裡允許學生討論性,還開設性知識課程,在國小時他對這些內容就不陌生了。他的書桌上經常能看到一些帶圖畫的色情雜誌,都是訂購的公開出版物。

我問他既然如此了解性、需要性,為何不交個女友或去紅燈區看看。他說︰作為一個男人就必須懂得性,否則就不是一個合格的日本男人。他的奮鬥目標是進日本最好的汽車公司上班,交女朋友要花費許多時間和金錢,還沒這個打算,他的生活態度也很認真,不會象其他大學生那樣亂搞。這個年輕人的觀點我倒也能認可,可是有一次他談及往事時使我吃驚不小,他說,他在上高中時還和比他小三歲的妹妹一起洗淋浴,他還仔細察看過妹妹的下體架構,他妹妹欣然接受他的“研究”。他還告訴我,他也曾偷看過母親洗浴更衣。他對此的解釋是,僅僅是想知道成年女性和少女的身體有哪些不同。他和我談這些話的時候神情自然。


三、男青年公開議論父母的性隱私

  我們國家的男青年在一起的時候,也喜歡談論異性,比方說穿著、長相、風流韻事、甚至一夜偷情等等,但不會去談親人(也包括女友)和性有關的內容,日本青年在這方面卻沒有顧忌,我在聚會或做客時多次遇到這種情形。一次我和四個同學到仙台考察,臨時住在一家便宜的旅館裡,興奮了一天的大家到了晚上還興致盎然,又開始談論性,可這一次的話題就有些離譜了。

首先有人說起他母親結婚前作過舞蹈演員,身體曲線十分優美,他曾在家裡看過她給父親跳裸舞。其他人也紛紛附應講起了各自的母親,一個同學說,他母親的面容和裸體比演員還漂亮;另一個同學就接著細細地描述了自己母親乳房和臀部的豐滿程度;還有一個同學竟談起他母親生殖器官的飽滿優美,他多次觀察過。聽到前面我還能接受,可聽到後面時我覺得有些過分了。他們談及母親身體的時候口吻十分自豪,好像在談論家裡的一件藝術品似的。他們也問過我的情況,我只好說我沒見過母親的裸體。其實我假若真的見過,我也不會講的,國情真的不同啊。回去的路上,在旅行車上當著司機和女向導的面,他們還相互介紹著自己母親乳罩和內衣的尺寸和品牌,爭論中年婦女的體形和胸圍應該多大最好。
  
還有一次,我和兩個同學到一個熟識的日本記者家裡做客,趕上他妻子住院生孩子不在,酒飯很簡單,讓人佩服的是這位記者朋友的風趣健談和見多識廣,談來談去又扯到了性上,最後他又將話題由性轉移到了母親身上,他說,他從12歲起就開始偷看父母的夫妻生活一直到自己結婚,他本人的某些作愛動作就是從父母那裡學來了,他父母其實心裡也知道他的行為,也許是認為兒子的行為僅是一種特殊的性知識學習模式,竟不點破也不指責。記者還給我們詳細講了他偷看到父母在結婚 20週年的晚上8點鐘正式開始的一個儀式,就是模仿20年前的新婚之夜,母親穿著和服坐在床邊,由父親給她一件件脫去衣物,然後象當年那樣用清水為赤裸的母親擦洗身體,最後擁她上床作愛。他講的那樣神往,我們也聽入了迷。

我很欣賞他父母之間崇高感人的情愛,但總覺得這事由兒子給外人講出來就似乎有些不對味。記者朋友還以日本人特有的高傲說,他之所以非常聰明健康,就是因為母親性欲高漲生殖能力強,他母親直到57歲還能和父親愉悅地同房。兩個同學也介紹了有關父母的性事,但我印象不深了。最後他們很想從我嘴裡知道,中國父母的性生活是怎樣的。可我無言以對,他們很失望。那位記者還故意作出不悅的表情說,他給我提供了物質和精神的雙份晚餐,而我卻白吃,很不公平。我同意他半開玩笑的責難,但我的確無法提供這樣的“精神食品”,我完全可以瞎編一通,可我在良心上覺得那樣做對不起父母。我分析原因可能是這樣的,和中國人不一樣,日本人在談及父母的性事時認為這不是對父母的不敬,相反是對父母的崇拜。

為了提升日文應用能力,我向一位讀歐洲文學研究生的日本老兄借過一些文學書籍,他曾給我講起日本文學和歐洲文學中關於讚美女性和情愛的寫作手法,可他竟把自己母親、妻子、文學作品中的女主人公三者在身體、愛情、性生活方面作了具體的比較。我不禁愕然,首先不應把母親和妻子兩者作有性含義的比較,其次也不能把盧梭、莫泊桑筆下的**和母親、妻子相提並論啊。可我相信,他是沈浸在文學藝術美好情感中做這種比較的。我直到現下也堅信︰日本青年以這種形式談論自己母親毫無骯髒卑鄙的想法,其中大多數人並沒有想到亂倫,更不會那樣去做,大多數人對母親的愛是純潔的。不過在這種環境下很難保證某些人有超越倫理的異常想法。


四、亂倫行為

日本法律明文禁止亂倫,官方輿論對亂倫行為是嚴厲譴責和極力反對的,對父親強奸女兒或兒子強奸母親的犯罪人要處以重刑。在國內的時候好像聽說過少女被親生父親蹧蹋的,但從未聽說女性被親生兒子侵犯的,可到日本之後卻幾次在報端見到這樣可怕的消息,可見日本的亂倫現象比中國嚴重得多。在日本不僅可以在媒體上常見到有關亂倫的報道和介紹,而且有時人們也喜歡議論涉及亂倫的消息,就好像我們中國人喜歡抱著獵奇心理議論某某和某某的不正當男女關係一樣。和國內不一樣的是,日本民間或人們私下裡對那些“不傷害當事人且不危及他人”的亂倫事件是保持比較寬容的態度的,這樣一來亂倫行為的私密性就不是特別強,不少日本人都認為亂倫沒什麼大不了的,只要兩相情願就等同於一般的男女偷情,某些人在議論別人的亂倫行為時不以為恥甚至帶著有些艷羨的語氣。難道血緣相同的父女、母子之間的異常性關係能等同於情人關係?可這的確是日本人的邏輯。

我身邊的一些日本人曾給我講過他人或自身的亂倫經歷。三木是我的同事也是我要好的朋友,比我大幾歲。他有胃病吃過中藥,我托人為他從國內郵寄過中醫藥手冊和處方,他很感激我。他長得很高碩,我給他起了一個綽號叫“三棵老楊樹”,他戴一付圓邊眼鏡,很象某部抗戰影片中的日本鬼子,不過他可不兇殘,反倒非常和善。有一次我倆被派往北海道去採訪,我們住在一個牧場主人的家裡,北海道的鬼天氣比中國的哈爾濱還要冷,夜晚我們倆緊靠著睡在設施簡陋的房間地鋪上,凍得瑟瑟發抖,我暗自咒罵那個牧場主簡直就象舊中國吝嗇的土財主,有那麼多錢還住這樣的破房子。凍得實在睡不著,三木就說︰“我們講講各自難忘的** 經歷怎樣,這樣很快就熬到天亮了。”

我同意並講了我和前妻剛結婚時的幾個夜晚,有些話難以啟齒,我講得比較簡略,我自己也覺得有點乏味象白開水,三木也講了他和老婆的那點事,比我強不到哪兒去,只是更具體一些而已。又陷入了沈默,過了好長時間,三木突然對我說︰“我給你講講我少年時代犯下的一個過錯吧”,“是偷了機車還是誘騙了少女呢?”,“是我和母親同居的一段日子”,“真的?你不是要騙我開心吧?”,“我不會為讓你開心就編造偉大母親的謊言”。他講了起來,大致如下︰三木的父親是礦山技師,因工作環境惡劣患上嚴重的肺病去世了,那年他10歲,他的妹妹只有3歲,而他的母親在36歲時就成了寡婦,為了養活一雙兒女,他母親重新就業又當上了護士,日子過的很苦。三木17歲那年發高燒引起肺部感染,出院後他夜裡依然咳嗽得很厲害,他母親生怕肺病會以同樣的模式奪走家裡第二個男人的生命,沒日沒夜地照料他。原本他母親是和妹妹住在一起的,那段日子為了照顧生病的兒子,他母親臨時搬到他的房間睡覺,喂他吃藥、給他打針、哄他入睡,然後在他身邊躺下。他病痛難受時就依偎在母親懷裡,他母親則愛憐地摟著他撫摩著他的頭為他減輕痛苦。

在母親精心護理下一個多月後三木的身體康復了,可他對母親原來那種單純的精神依戀轉入了精神與肉體的雙重依戀。這天晚上就寢後三木還象病中那樣把頭深深埋在母親的雙乳之間,見母親的態度依舊,他就得寸進尺起來,把手慢慢伸向母親的下體,他母親吃驚地躲閃掙脫,但最終沒有反對兒子的舉動。在日本特有環境中成長起來的少年三木對女性身體各個部位並不陌生,他很熟練地完成了與母親的結合。第二天母親又搬回了妹妹的房間,可自那以後在三木的懇求下他母親我爾會在他妹妹睡熟之後來到兒子的房間。待三木過完18歲生日後,他母親認為他長大成人了,就堅決斷絕了和兒子的性接觸,還積極鼓勵兒子多和女孩子交往。再後來三木擺脫了對母親的不良依戀,娶妻生子直至現下。他現下也經常抽出時間去大阪看望母親,還在母親的帳戶上存了一筆豐濃的養老費用。

聽完後我問︰“你妻子知道嗎?”“剛結婚那會兒沒敢告訴她,等到我們有了第一個兒子以後,我妻子也有了作母親的感覺,我才告訴了她,她原諒了我,也理解了我母親。”三木接著補充說︰“偉大的母愛有時可能會使女性過分縱容不懂事兒子的任意胡為。”“你不該把你們母子的絕對機密告訴我”,他吃驚地說︰ “我給我的很多朋友都講過,這只是無知少年犯下的一個錯誤而已,為什麼不能講呢?”“雖是錯誤,但構成了一個美麗的故事”-我安慰著他。天亮前三木睡著了,我卻仍在思索,一個錯誤,說得多簡單啊,好像只是小男孩偷了他媽媽口袋裡的幾萬日元一樣。三木不知道在中國亂倫可是和殺人放火並列的大罪名。起床後我對三木開玩笑︰“能允許我給我的中國朋友講講你的特別故事嗎?”“當然可以,不過你要在充分理解我母親的基礎上才能講,否則就會歪曲事實,會使你的中國朋友誤解我母親。”我在這裡寫的盡量做到和三木給我講的相符合,而且我還用了他的真姓。

此外,在學校那幾年還聽到過一件多年前的奇事,好多人都知道,是有關一個日本大學教授的。那名教授出身豪門,畢業於早稻田,學識淵博,可卻一輩子獨身直至65歲離開人世,最出奇是他一生不近女色,這在日本人看來是不可想像的。聽說這位教授年輕時身邊不乏年青貌美的女性追求,但都被他婉拒了。就在他五十歲那年,一個剛從歐洲回國的四十五歲單身女教授看上了他並主動向他求愛,也遭到拒絕。他始終和老母親住在一所豪宅裡,他對老母親極其孝順,贍養她半生並為她養老送終。有人曾看到他近六十歲時還用輪椅推著八十歲已癱瘓的老母親出來散步。等到他的老母親去世後沒過幾年孤身一人的教授自己也患了癌症,他平靜地擰開瓦斯開關自盡了。

對他獨身的議論特別多,很多人覺得這個教授大概生理上有毛病無法完成男人的性行為,甚至有人懷疑他是同性戀,卻沒有任何證據。教授死後留下了一封遺書,徹底揭開了這個迷。遺書中說,他不象別人說的那樣是個性無能患者,相反他的性欲特別旺盛,他唯一的性伴侶就是他的母親,他們之間有一種既是母子又是情人的複雜情感。原來,教授的父親是航空公司的董事,母親是貴族千金,但父母門當戶對的婚姻卻很不幸。教授的父親是個優秀的企業家,但性格暴戾,對柔弱的妻子經常虐待毆打,教授從小就看不慣父親的行為,非常可憐母親,在16歲時就開始充當母親的保護神,每當父親發威時他就勇敢地沖上去擋在母親前面,父親在世界各地都有情婦本人又很敬業,所以很少回家。孤寂的母親有了痛苦或挨了丈夫的打就抱住兒子聲淚俱下地述說一番,在法蘭西巴黎學習過音樂的母親還是兒子的家庭鋼琴教師,母子倆時常探討音樂藝術    這已經成為母親生活的一部分了,不知不覺中母親的情感天平出現了傾斜,對兒子的感情也發生了變化。

教授十八歲那年的一天很晚才從學校回家,母親一人在床邊默默地流淚,原來這天是母親四十二歲的生日,父親卻遠在東京尋歡作樂。教授上前擁抱母親安慰著她,母親把頭靠在兒子的肩膀上感覺心情好多了,二人相擁著過了幾分鐘,薄衣下女性柔軟的肌膚和特有的體味喚醒了男性本能,教授感到陣陣衝動下體膨脹,他下意識地抱緊了母親,母親似乎感覺到了兒子的內心變化主動仰身倒在床上,教授本不敢越雷池半步,可母親的暗示使他壯起了膽子,他罔顧一切地去解開母親的衣扣,母親在這晚教會了他如何做一個男人。教授十八年來頭一次真正懂得了女人,母親結婚後頭一次感到了快慰。這種通奸關係悄悄進行了幾年。四年後教授的父親因飛機失事突然辭世,葬禮後母親不再讓兒子接近她了,兩人都在思考未來的路,母親不願意耽擱兒子的命運和前途,她極力勸兒子搬出去住,教授不願意撇下苦命的母親。一個月後教授在自己房間獨自發願終生不娶陪伴母親,他拿起自己的行李和睡衣勇敢地走進了母親的房間,之後二人就象夫妻那樣大大方方地同床共枕多少年。此後幾十年二人共同面對生活中的困難,也共同追求著魚水之歡。

教授四十歲時還保持著性生活,其實他母親那時可能已經沒有那種需要了,但還是用各種方法去盡量滿足他。日本人聽說這件奇聞後大都認為,如果沒有血緣關係該多美好啊,這真是一出淒婉感人的悲劇。好像還真有人為此寫出了劇本。而從中國人的角度看,要么是大逆不道,要么是精神病製造的鬧劇,所以中國絕不會出現這種事。這種奇聞在日本也是極為少見的,據說因過於有傷風化當局想扣住教授的遺書封鎖消息,但那個教授太聰明了,他臨死前將遺書的副本寄給了一家報社,報社及時讓它見了報。我曾問過一個也聽說過此事的日本學生,教授為什麼要讓醜事暴光呢,結果是他和他母親的一世英名付諸東流?學生告訴我,教授的遺書裡提到,他是獨生子,他一死,這個家族也就沒了,不會有人受到此事的牽連。教授本人並不覺得是醜事,而是驚世駭俗的情愛創舉。況且教授生前還背負著性無能的嘲笑,對日本男人來講,這是比亂倫更大的恥辱。

我問那個學生︰“你相信遺書的真實性嗎?”他認真地回答︰“這個獨身教授衝動之下亂倫是完全可以肯定的,亂倫在日本也比較常見,但他們母子的情感是不是象遺書中所說的那樣美好就難說了,只能由天堂裡的教授來回答,我本人就不會對母親產生情人的感覺,所以我持懷疑態度。”他的答案我基本同意,但我要修正一點,獨身不近女色未必就要亂倫,僅此一點就體現了中國人和日本人在性看法上的根本區別。有很長時間我常到一個上海人開的中餐館去吃飯,和頭家混得很熟。一次我正在那裡吃晚飯,見他女兒下課後也來幫工,上海頭家多次催促他女兒早點回家,還嫌他女兒穿著過於花哨,我隨便說道︰“天還早呢,而且這附近人來人往很安全。”頭家反駁︰“我見小日本見多了,各個都是色鬼,女人在日本太危險了。”過一會他又帶著神祕狀小聲對我說︰“小日本色透頂了,對老媽都能那樣。”

情況是這樣的,一個穿高領短夾克長相很帥的日本青年到餐館吃過幾次飯,他還帶著一幫酷男靚女,據說他身邊有好幾個小情人,每次吃飯他的桌面上總少不了污言穢語,那天這個帥青年喝多了,也罔顧大廳裡還有不少女性,誇耀起自己的性能力和床上技巧如何棒,最不能容忍的是,他竟然說,他的性本領都是他母親傳授給他的,他16歲時就和母親上過床。這番話把在場的一些中國人都嚇壞了,而帥青年同桌的酷男靚女們還拍手叫好。我對頭家說︰“也許是他喝多了吹牛呢,不會是真的”,“拿自己的老媽吹這種牛?好多日本人都愛這樣講啊,一個兩個是假的,難道都是假的?”我不知說什麼好,不管真假,日本人的確敢把其他國家人認為是丟人的事擺到桌面上來。
五、日本的中老年妓女

武俠作家獨孤意了解到,日本的色情行業非常發達,色情場所非常多,每個來過日本的人都能感受到這一點,因為色情企業所有人會以各種模式進行宣傳招攬生意,當然政府對這種行業也有一套管理辦法,在衛生、經營場所的位置、從業者和嫖客的年齡、愛滋病預防、廣告種類等方面有嚴格的限制,尤其這些年更加強了對未成年少女賣淫和未成年少年進入“紅燈區”的監察力度。從色情廣告上看,日本色情行業和其它國家地區最大的不同就是除普通的一夜之歡外,還能提供各種各樣極其變態的性服務,花樣繁多千奇百怪,充分滿足各類人群提出的服務要求。例如,有一種並不需要上床做愛的“吸乳”服務,讓豐滿的女性服用催乳劑後裸露胸博仰坐在躺椅上,顧客跨坐在她的腿上象嬰兒一樣用嘴在乳房上吸食乳汁。

此外還有多人同床亂交、性能力競賽、真人現場作愛作秀、性虐待等極度令人噁心的項目。在日本色情業真可謂不怕做不到,就怕想不到。來這裡的不僅僅是喜好尋花問柳的嫖客,許多日本職員學生因工作學習壓力大、婚姻不幸、夫妻生活不和諧、精神狀態不佳也來此尋求解脫,也有不少日本人是為了滿足自身的變態心理需求常光顧此地。可以說,日本色情行業完全能夠展示日本社會的畸形特徵以及不少日本人扭曲變態的靈魂。

中國古代妓女好像在20多歲就要從良了,現代西方的妓女一般到30多歲左右因姿色衰落門庭冷清也要被迫終止性服務另尋它途。在日本很怪,從十幾歲到六十歲各個年齡段的妓女都有,而且都很受歡迎。從一些書刊中了解到,日本色情服務中常會碰到一種很特別的老少配”現象,即中老年男性嫖客喜歡追尋有青春氣息的年輕妓女,而有些年青人來此的目標有時候卻是那些上了些年紀的中老年妓女。前者倒也罷了,後者頗令人費解。

原因之一是︰年青人如此已不單單是為了肉體的滿足,還有對內心交流的精神渴望,因為高一輩的女性更能理解體貼他們,更願意傾聽他們的心聲,在社會競爭中奮鬥拼殺的青年在長輩女性這裡會有更強的溫暖感和安全感。原因之二是︰現代日本青年中有戀母傾向和亂倫慾望的已不在少數,但他們又非常有理智,不會干出傷害親人破壞家庭的事來,因此透過這種途徑解決問題。

日本色情場所中專門有一種叫作“熟女宅”、“晚間水月”、“秋葉”之類名稱的單套房屋,提供服務的都是一些40歲以上的中年和老年妓女。來這裡的一多半都是青年,甚至也有不懼違規的未成年人。那種稱作“秋葉”的房屋相對比較文雅,沒有什麼色情意味,不是什麼人都可以來的,主人有權謝絕你入內,房屋的女主人也許相貌平平,但有一定文化水準,往往閱歷豐富、談吐不俗、善解人意,而且略通琴棋書畫。這裡主要注重文化思想、情感人生、藝術花卉等方面的溝通交流,也就是說出賣的主要是精神財富,女主人一般年齡在50歲左右,象老師家長那樣和來訪的青年交談。來此的青年一般不會提出性要求,個別青年提出交歡的請求時,大多會被拒絕,我爾也能被接受。這裡雖沒有直接的性服務,但收費昂貴,看來精神財富有時候重於物質財富。

一位名叫松壽的21歲大學生曾向我學習漢語,有時還會借住在我家。他毫不諱言地說,他有比較嚴重的戀母心理,喜歡和中年女性交往談心。認識我之前他曾多次拜訪過“秋葉”那種地方,接待他的是一位叫岩田良子的54歲的婦女,岩田良子戴著近視鏡,是個儒雅的知識型女性,他和她很談得來,她愛看書還懂中國書法,松壽很願意去她那裡,從她那裡能獲得許多有趣的世界各國風土人情知識,每次回來後松壽都很高興。兩個人越來越熟,岩田良子說松壽是個窮學生,還減免了部分費用。

松壽問她為什麼會選擇這一行,她面露哀愁說,她是在二戰中出生的,日本戰敗後不久她就成了孤兒,16歲就被迫作了妓女,24歲就從良不干了,還在女子大學學過歷史地理,29歲嫁了一個建築商,39歲時丈夫嫌棄她出身卑賤帶著兒子拋棄她走了,因她有過不名譽的過去,根本找不到理想衣冠文物的工作,可她不願意再去接客,只好做些鄉下男人才干的粗活,47歲時她實在干不動體力活無奈當上了這種“進階”妓女,但她從不和男人上床,只是象藝妓似的“賣藝”不賣身,因此來拜訪她的都是衣冠文物人士,其中也有一些青年,她已積攢了不少錢養老,打算一年後收山不干,這就是她的歷史。岩田良子很喜歡松壽這個青年,從他身上能夠彌補失去兒子的痛苦,松壽也把岩田良子看作“忘年”知己。本來挺好的,可最後一次見面松壽喝了一點清酒,竟鬼使神差地提出要和她上床作愛,岩田良子一下子怔住了,面露慍色。松壽見狀急忙道歉,兩人都無話可說,松壽正要告退,沈默許久的岩田良子還是躺到榻榻米上並解開了外衣,松壽控制不住就撲了上去……

完事後岩田良子顯出很失望難過的樣子,不再願意和松壽見面了。岩田知道自己傷了她的心,還破了她賴以自尊的規矩,非常後悔不安,可又不好意思再登門,就買了不少她愛看的書寄過去。聽完松壽的話,我對“秋葉”的不好看法有了些改變,我感覺到岩田良子是一個不甘墮落努力向上的女性,在命運不濟被迫無奈的情況下還盡力維護自尊。我又上下審視松壽這個老實文弱的學生,他除了有戀母心理之外,好像沒有什麼不正常的,心理學上說戀母心理其實也是可以調節的精神作用,很多男孩子都或多或少地有過這種心理,但最後都能安然地控制消除它不會造成變態行動。可如果不是變態,松壽怎么會對一個54歲的老婦人有那種慾望呢?我生氣地說︰“你不該毀壞她的自尊,何況她那麼大歲數,為什麼不去找一個風流女郎做這種事呢?”松壽為自己辯解說︰“我從不性亂交,我對良子的朋友情義是真摯的。在中學時代我和一個要好的女同學有過一次性體驗,後來我們分手了。我沒再交過別的女朋友,除了去良子那裡,我從沒和色情女郎打過交道,那次和良子是人生第二次。她進入了我的精神世界後,我也努力控制自己把精神和肉體分開,可做不到。其實我並不好色,良子她早已失去了姿色,腰那麼粗,臉上都是皺紋,而且我也知道她的歲數已不適合做劇烈的性活動了,那天我自己也沒多少快感,但我的精神已和她融到一起了,我們的身體也應該融為一體。”

我理解不了他似是而非的理由,不過有一點可以確定,日本文化中精神和性是相互並列緊密結合的,只要是存在於大腦精神世界中的女人,不管倫理約束、長幼尊卑、美丑高矮、背景立場、理想理念、情感心情等原素,都可以引發性欲念,這也是日本亂倫現象較為嚴重的一個原因。日本象岩田良子那樣因生活所困進入妓館青樓的中老年婦女還有不少,不過其中不少人隨著時光流逝已經變得麻木不仁、自甘沉淪,逐漸忘記了自尊和恥辱的含義。

我看到的書刊和廣告上對“熟女宅”介紹比較多,“熟女宅”是一種精神肉欲並重的色情屋,女主人往往在40到60歲間不等,訪客可以根據自己的喜好來選擇。這些婦女的文化水準參差不齊,有些比較有文化修養但相貌一般,有些幾乎是文盲但年輕時肯定是美人,高矮胖瘦性格愛好也各不相同。來客中有三分之二也只是喝喝茶、唱唱歌、跳跳舞、聊聊天、開開玩笑並不要求有性接觸,收費不高。還有三分之一的人在此之外可能會提出程度不同的性接觸要求,諸如擁抱、接吻、將手探入上身衣服內、將手探入下體衣服內、觀看三點式裸身、觀看無遮擋裸身、用手撫摩裸露的身體各部位、幫助來客按摩、幫助來客手淫、性交等,有詳細的價目表提供給來客,由來客根據經濟情況和自身需求選擇其中一項或多項服務。

在提出性接觸要求的青年裡,很多只是選擇擁抱接吻等其它服務項目,真正要求和中老年妓女性交的也不算太多。在日本色情業還有一些看似很可笑的現象,比方說,為了特別保護老年妓女的安全健康以體現尊重老人的日本國社會公德,很多“熟女宅”還有一些具體規定,如和絕經後的老年女性性交,為保護她們的骨骼、軟組織、乳房、生殖器等身體組織器官不受損傷,對來客的體重、姿勢、性交時間長短、動作力度大小、衛生狀況都作了明確的限制。

 

下面幾條消息都是報刊登載的。

    * 一個29歲的日本職員每周都要到妓館找50    55歲左右的妓女作愛,這個職員有陽痿的毛病,和妻子的性生活從來沒有成功過,而到這裡後卻恢復正常能很好地滿足,原因是他戀母近15年,對年輕女性的慾望很弱,而他母親正好53歲。
    * 一個38歲的富商到這裡並不要求作愛,而是要求睡覺前必須撫摸著妓女的乳房和腹部,原因是他小時候就是這樣睡的,長大後患有精神衰弱常常夜不能寐,只有到了這裡才能睡得安穩。
    * 這裡還有一些20 歲左右的日本學生們光顧,要求由40歲以上的妓女撫摩他的身體最後幫助他手淫。
    * 一位大學生在作文中提到,他能在妓館中年阿姨的撫摸中體驗到兒時的母愛。
    * 有時候也有未成年人進入這種場所,這就更荒唐了,一份報紙上曾有這樣的消息,一個15歲少年來到“熟女宅”要求和一位48歲的女主人作愛,女主人見他太小,覺得不該害他,就極力勸阻,那少年竟動粗欲強奸她,女主人見勢不妙,就慌忙應允,反正是創收和誰不是一樣,此後那少年每日必到,後來那少年的父母竟把企業所有人和妓女告上了法庭。

為幫助有亂倫願望的人,日本還出現了一個獨特的仲介公司,假若你是顧客,你只要把你母親和你本人的包括照片在內的詳細資料送到公司,他們會為你找到一位和你母親在年齡、外貌、舉止、思想、對你的態度等方面幾乎一致的妓女,讓她在你指定的地點和你共同生活一到三天,在這期間她要完全模仿你母親的生活過程,如起居、煮菜、洗衣、和你交談等,除此之外,還要帶著感情和你作愛。

在日本色情業以外還有一些似乎和亂倫無關的情況,但也足以讓中國人大吃一驚,比方說,在日本的一些澡堂裡為顧客搓背、倒水、遞毛巾衣物的竟是五、六十歲的婦女,在日本某些溫泉茶座裡陪茶的除美麗的小姐外還有一些老婆婆,服務的對象卻都是青年。

 

497cd9a744391a6be9042.jpg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心理學知識特快-首頁

Hook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9) 人氣()


留言列表 (29)

發表留言
  • new5
  • 天阿,有點被嚇到了0.0
    好不一樣的文化喔
    這些都是你打得嗎?
    打得很詳細很棒呢
  • 這是一個大陸人的文章 我把它貼過來的

    Hook 於 2011/01/19 20:05 回覆

  • 訪客
  • 認識幾位日本朋友,情況的確是這樣,很寫實
  • 真的假的= =''

    Hook 於 2011/01/19 20:04 回覆

  • 大安溪河畔
  • 不同文化~相對臺灣文化保守多
  • 沒錯

    Hook 於 2013/05/31 16:09 回覆

  • 訪客
  • 這篇文章裡還是有一些大陸人對日本人的偏見在的,並沒有做到客觀呢^^
  • 畢竟這是主觀感受的文章^^

    Hook 於 2013/05/31 16:10 回覆

  • 訪客
  • 戀母情結可以治癒嗎?為什麼不找心理醫生聊
  • 這不算是種病,幼年時期對某種情感缺乏,就會特別想擁有

    像有些人特別喜歡錢,也不是種病

    Hook 於 2013/05/31 16:11 回覆

  • 訪客
  • 醫生能跟你肉體結合嗎......

    有些精神疾病 還是需要肉提上的幫忙

    現代科技 對精神尚的疾病 都直能用藥物治療

    真正有效 或許就像 日本那樣 肉體+上精神 上的治療~
  • 可以參考電影(性福療程)

    Hook 於 2013/05/31 16:11 回覆

  • 訪客
  • 看來有許多日本人都需要看心理醫生,在美國這樣八成要強制住院。
    難怪日本現在如此國力衰退積弱不振。
  • 關於日本國力衰退,這個原因應該不是主因,現任首相安倍晉三,用量化寬鬆政策
    未來日本可能衰退更嚴重..

    Hook 於 2013/05/31 16:13 回覆

  • 悄悄話
  • TONY
  • 嗯.....我要簡單說一個台灣某國立醫院的護士她的先生與單親母亂倫的真實故事!此故事是由開刀房護理長轉述,聽眾不只我一人!話說護士結婚後婆婆要求晚上夫妻倆房門不可關上,她也沒想太多以為是婆婆幫兒子蓋被習慣舉動使然,結果有天她去輪日班,到了醫院才發現看錯輪值表,於是回到家中聼到半掩的房間有...聲音傳出,她悄悄走進一看..堪稱年輕貌美的婆婆竟跟先生肉搏戰中!!!事後她與先生離婚了!簽字時她問他你既然愛媽媽何必娶我?先生說因為我們要找一個人掩人耳目!所以說台灣不是沒有亂倫!是家醜不可外揚沒報出來而已啊!
  • 00
  • 日本是個亂倫的民族 這是事實 看看他們超大量以亂倫為題材的av h漫等便可以知道 a片各國階有 但亂倫題材比例如此之高 舉世罕見

    又或者看看諸如好色一代男等文學作品名人筆記 當中描繪的風土民情 日本這個民族確實是先天變態
  • 文化問題嗎 不能這樣說..

    Hook 於 2014/03/19 22:37 回覆

  • yaohua
  • 以上的內容是真實的嗎? 我覺得很不可思議...除了少數的特例外...我覺得人的良知是不分國界的...亂倫畢竟只是少數....我認為日本的性觀念的確很開放...也有亂倫的例子...但不代表他們國家對亂倫不在乎認同亂倫只是另一種情感的昇華....不然日本一定會有很多畸形兒和智障才是
  • 訪客
  • 最近認識某位日本男性我才真正知道日本的性觀念,比我想像中還要開放好多好多,包括姊姊會把他叫去房間看她跟男友的性愛過程、保健室阿姨對一個高中生直接在保健室口交,學校的性教育課程會有真人示範、路旁有時幾十個男生對一個女生等等,

    我聽得目瞪口呆,以為這不過是a片中場景,直到聽他敘述才發現日本跟台灣的觀念真的差很多....跟他相處好像是我觀念太保守,他要求做愛被我拒絕,我覺得要慢慢來,卻被他說不甘不脆,但在台灣這叫做隨便,所以跟日本人的相處上我覺得....還是很不習慣。
  • lucas
  • 我問我一位日本室友,他說日本的確性比教開放,但跟自己的母親他是聽都沒聽說。所以你說的我才不相信,不要在那亂說
  • 貘
  • 老實說, 有點半信半疑. 但日本確實是有大把大把的亂倫為主旨的A片. 若這種主旨不會引起日本人的興趣, 怎會有人拍這種影片呢? 但青春期對性的好奇, 結合對親人的依賴, 也許會產生亂倫的想法, 但會不會真的這樣做, 我還是很懷疑.
  • 劉燒
  • 祇要兩情相悅.不影響任何人.這是絕無問題
  • 訪客
  • 各國都有好人壞人的,
    亂性的日本人有,保守的也有,
    不必美化,也不必一竹竿打翻整船人。
  • Myrna Lin
  • 噁心……性別歧視也是很變態的,我自己是日本混血兒,哼!我引以為恥!
  • 某個台灣人
  • 這麼說好了
    我也是個蠻好色的人
    我也會打手槍,從小打到現在大學畢業都是一樣
    但是,我對於強姦這種事情感到非常厭惡,感覺是不尊重女性的事情
    我認為性交這件事情是非常美好的,只要能跟沒有任何關係,沒有家庭糾紛的女子性交我認為都是可以允許的,前提是雙方都願意
    在我國中的時候,有一次跟家人去爬山,媽媽走在比較前面的地方,我看到媽媽的褲子把她體型勾勒出來,我不禁有了感覺,不過這種現象到了高中以後就沒有了(所以這可以算是戀母?)
    我知道我打這些感覺在台灣人眼中都算色色的,不過說真的,對於道德倫理的那種界線,卻是從小開始就建立起來了
    所以,就算我是個好色的台灣人,但是我看到這篇文章後,我才覺得....還有更誇張的....
  • 芹菜
  • 沒錯
  • 芹菜
  • 我認識一個朋友,之前他有個日本女朋友,那女孩長得白淨美麗,看似乖巧,主動上他的床,要求包養費,哇!日妹一很不檢點..最後居然要求男方要對她負責,娶y她!男人不要,日妹就指責男方說是被他睡了?日妹自已主動脫光衣服給男人睡也...她的邏輯...臺妹我真是不懂...婚前交往不一定結婚的,男人有錢,交往兩三年那日妹愛花錢,男人說被她坑錢...分手了,小心不要挑到日本敗金女喔!有錢的臺灣男人那會娶啊!日妹很自以為是...真是沒長腦,男人一開始只是當她是性玩伴而以,誰會娶苯女人啊!
  • 芹菜
  • 日本妹只能當炮友啦!羞....
  • 林林
  • 因為她們床技高超
  • 悄悄話
  • 訪客
  • 請問文章的來源是哪裡呢?
  • 訪客
  • 有時候一個人想要的只是一隻可握的手
    和一顆理解的心我想我不是最好的
    當我一定是最溫柔貼心的
    如果此時此刻的你看到這條簡訊
    那說明我們是有緣分的我叫小乖
    line:519309微信:tw78999
    skype:z519309790
    加入帳號有驚喜哦
  • Nice
  • 中國人真的很搞笑。佛教不是中國文化吧?
  • 訪客
  • 說佛教不是中國文化 就跟說
    日本漢字不是日本文化
    日本茶道不是日本文化
    日本圍棋不是日本文化
    一樣可笑


  • 訪客
  • 這位作者寫的東西充滿偏見,這是側面宣傳大陸是多麼美好而純潔的國度嗎?一直強調日本人很變態,而中國人就是道德完美的化身???騙誰了?

    "在國內的時候好像聽說過少女被親生父親蹧蹋的"--好像有聽過?他從來不看新聞還是只看CCTV?連北京的報紙也有報導說某大叔在公園跳廣場舞跟五十多個大媽跳到上床,然後把愛滋病傳染給她們,這不說?

    "但從未聽說女性被親生兒子侵犯的"--這種確實比較少聽到,不過文革某些回憶錄就有記載紅衛兵要兒子強姦母親,用來羞辱折磨這家人。好了,這麼純潔的中國人又想到這種做法?

    現代漢文化不容許亂倫,在古代也還有許多,最有名的應該算是武則天了吧?親生母子也有,南宋就有一個。現代怎樣不容許,例子多到數不完,父姦親女算是每年必有新聞。要擺出一副"我只是以事論事"的樣子,就好好地寫吧,這已經不是主觀與否的問題,即使我當他寫的日本完全是事實,那用來比較的中國就完美無瑕,亂倫只是"好像有聽過"的事?

    再說到跟其他男人無聊時交換性經驗故事時,人家日本男人就說自己老婆老母,中國男人就很會保護自己老婆老母或現女友,於是把自己前妻拿出來說嘴--這種心態不噁心???我真的看不出什麼美好純潔又保守,我只看到男人的佔有慾--是"我的"就不能跟人家說,"已經不是我的"就可以愉快消遣了。公道點說,也許日本男人也沒比較好,只是他老婆是初戀又沒離婚,別說前妻連個前女友都沒有,於是只好犧牲老婆老母了。
  • 訪客
  • 人之所以為人,是因為人類有道德觀與羞恥之心。大腦有缺陷的話,即使長得像人,也只是像而已。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