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celess.jpg

研究證明我們總是認為別人和我們有同樣的想法,並且假設和我們意見不一者的人格有些極端。

許多人很自然地認為他們是“天生的心理學家” ,他們認為預測其他人的態度和行為相當容易。我們每個人所擁有的訊息建立在無數以往的經驗的基礎上,包括我們自己和他人的經驗,我們因此就理應具備可靠的洞察力了嗎?

沒有這樣的好運氣。

在現實中,人們估計他人行為及原因的時候常會表現出一些預測偏差。而這些偏見正好顯示出我們為什麼需要心理學的實驗,以及為什麼我們不能信賴我們對他人行為的直覺認識。

這些偏見之一被稱為虛假一致偏差。在20世紀70年代,史丹佛大學社會心理學教授Lee Ross透過兩個研究揭示出虛假一致偏差是如何起作用的(Ross, Greene & House, 1977) 。

虛假一致

在第一項研究中,實驗被試要閱讀一些衝突情景的描述,以及每個情境相應的兩種可能的回應模式。他們要報告如下三項︰

    * 猜其他的人會選擇哪種回應,
    * 說出他們自己會選擇哪種回應,
    * 描述選擇兩種回應的兩類人各自的特點。

結果表明,不論他們自己其實選擇了哪個回應,更多的人都以為別人會做和他們同樣的選擇。這就是羅斯和他的同事所揭示的’虛假一致偏差’現象──我們每個人都覺得其他人和我們想的一樣,儘管事實並不如此。

當要被試描述那些作出與自己相反選擇的人時,會出現另一種偏差。相比對作出同樣選擇的人的描述,他們對做出不同選擇的人的個性預測更為極端

簡言之︰人們往往認為持不同意見的人有些地方不對勁﹗這看起來像開玩笑,但它是人們真正表現出的偏見。

h3. 來Joe’s飯店吃飯

雖然第一項研究非常符合理論,但是我們怎么能確定人們真的會言行一致呢?畢竟,心理學家已經很好地證明了人們的看法和他們的行為之間的聯繫甚為細微。

因此,在第二項研究中,Ross和他的同事們放棄了假想的情境和紙筆的測試,而選擇了巨大的掛在身上的廣告牌。

這次來了一批新的被試,他們都是大學生。實驗者問他們是否願意掛上寫著“來Joe’s飯店吃飯”的廣告牌在校園裡閒逛30分鐘。(不告訴被試 Joe’s飯店食物的質量如何,以及他們看上去有多傻。)

被試被告知他們可以從中學到“一些有用的東西”,以此作為這樣做的唯一動機。不過如果不願意,他們完全可以拒絕這樣做。

這項實驗的結果證實了之前的研究。在那些同意掛廣告牌的人中,62%認為其他人也會同意這么做。在那些拒絕這么做的人中,只有33%的人認為別人會同意掛廣告牌。

和上次一樣,人們對於和自己意見不合者的人格再次做出了更為極端的預測。你可以想像一下他們會是怎么想的。那些同意掛廣告牌的人可能會說︰

“那些拒絕的人是怎么回事?我看他們肯定很害怕看上去像一個傻子。”

而那些拒絕掛廣告牌的人會說︰

“那些同意掛廣告牌的只知道賣弄的到底是些什麼人?我知道那樣的人──他們真古怪。”

h3. 我們是蹩腳的直覺型心理學家

這項研究很吸引人,不僅因為它揭示了我們在考慮別人行為時的一種偏見,而且它證明了心理學研究的重要性。

每個心理學家在某個時候都曾在用以下兩種論據解釋一項研究的發現時顯得心煩︰
我本有機會告訴你這些──這太明顯了(所以我都沒必要告訴你)﹗
不,以我的經歷來看這不對──人們的行為並不是那樣的。

像這項社會心理學實驗證明的那樣,人們是蹩腳的直覺型心理學家。少數的幾個例外之一是當答案十分、十分明顯的時候,例如問別人是否應該去謀殺。但是從總體上來說,我們觀點一致的問題不如我們意見不一的問題來的有趣。

人們還可能假設和自己有不同看法的人相對於自己來說有更加極端的人格。這是因為,人們有意或無意地對自己說,所有思惟正常的人當然都和我想的一樣。

可是,很顯然不是這樣。雖然知道我們不了解別人是一個很好的開始。

而這就是我們需要心理學研究的一個很好的理由。

創作者介紹

心理學知識特快-首頁

Hook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