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emical.tube.jpg 愛情是一種上癮的症狀,如同吸煙喝酒一樣,大腦耍了個小把戲,把心中感受的喜悅和外界事物結合起來,於是認為這種感覺正是來自於眼前的這個人。
“愛”,簡簡單單的一個字,包含了人類的許多種本能和情緒︰性欲、浪漫、激情、依戀、承諾和滿足。但是,兩個人之間的化學回應並不只是大腦的分子作用,就像撞球遊戲的直來直去,父母對我們的影響不能抹殺;甚至我們讀過的每一本書和流著淚看完的每一部電影都會對我們選擇伴侶產生影響。
“每個人都知道那種感覺。這是愛情不可思議的謎團之一。我們稱之為‘愛情藥劑9號’,即人際化學回應。”這種熱情持續多久呢?“至少幾個月,最多 2到4年。”
2到4年之後怎么辦?很可能這種衝動將會減退。如果一切順利,夫妻兩個將會進入長期而穩定的伙伴之愛。他們的生命緊密地糾纏在一起,正如同他們的財產和銀行賬戶。衝動不複存在,但是他們會感到對彼此的責任,感情上依然是密切而穩定的。
泡MM或GG的秘訣?不要對她/他是我說的,戀愛的秘訣就是這樣一句話︰激發他/她的情緒。什麼情緒?快樂、恐懼甚至焦慮。比如一起看諧劇,一起坐過山車,(我們相信你一定會想得更巧妙)甚至一起運動都可以引起這些情緒。人在這些情緒下,在生理上會感覺到異樣,如果這個時候你在她/他的身旁,OK, “哦,怪不得呢﹗”這會是她/他給自己的解釋。

以下是《洛杉磯時報》專欄作家蘇珊‧布林科的對戀愛的探討︰

      她的大腦額葉(大腦負責思考的部分)提醒自己︰他是個大麻煩。睜大眼睛吧﹗他從來不願作出承諾,酗酒不說,連工作都保不住。

      然而,她的中腦(讓我們產生情緒回應的部分)卻不為所動。它陶醉其中︰看﹗他身著牛仔的樣子簡直帥呆了,他額前的黑發溫柔地捲曲著,就連抽煙的時候,壞壞的樣子也讓人著迷。

      此刻,他的大腦額葉也在誨人不倦︰她和這兒的每個男孩都打情罵俏,喝起酒來連你都甘拜下風。而他的中腦同樣無動於衷,被她修長的玉腿和勾魂攝魄的眼神完全佔據。

      “想點兒別的吧。”她和他的大腦額葉提出要求。但他們的中腦彷彿沒有聽見。

  唉﹗到了選擇伴侶的時候,原本精明的神經細胞往往會作出反常的選擇。*

  到底作出什麼樣的選擇,聽從大腦額葉還是中腦很大程度上取決於父母的婚姻、朋友的閒談和慫恿,以及生活經驗是否會讓這兩部分頭腦確信他們看到的人有著獨一無二的魅力。* 她可能悄悄走近她的Mr.Wrong,寧可蒙住雙眼,也不願意聽從大腦額葉的思考。而他也同樣會對她的誘惑投降。

  於是,一場愛之舞拉開了帷幕。愛情──就這樣開始了。

    * 愛情戲裡充滿了未解之謎

  不論是對於心理學家還是陷入愛河的參與者,這部愛情戲充滿了許多未解之謎。科學家剛剛開始分析戀愛中大腦的運作模式,研究引起情侶們極度喜悅或受挫心情的各種原因︰神經系統、化學介質和生物學。

  2000年,倫敦的兩個科學家選擇了70位剛剛墜入愛河的受試者,利用功能核磁共振對他們的大腦進行掃描,得出的圖片具有啟發意義,正如同隨後的研究所證明的那樣: 愛情是一種上癮的症狀,如同吸煙喝酒一樣。大腦耍了個小把戲,把心中感受的喜悅和外界事物結合起來,於是人們就會認為這種感覺正是來自於眼前的這個人。

  所有動物都需要交配。大腦最原始的系統深知這種繁衍後代的需要,就連爬行類動物也不例外。海龜交配後,在沙灘上產卵,然後回歸大海,再也不見它們交配的對象。

  人類的大腦無疑更加複雜,除了繁衍後代,還有著附加的渴望浪漫的神經系統,需要陪伴與安慰。

  但是,兩個人之間的化學回應並不只是大腦的分子作用,也並不像撞球遊戲的直來直去。彼此間的吸引也包含了個人經歷。“父母對我們的影響不能抹殺,此外,還有學校、電視、時間和神祕事物。”美國魯特格斯大學的進化人類學家海倫‧費舍說。她有一個課題專門研究人與人之間的吸引力。她認為,每一本讀過的書和每一部流著淚看完的電影都對於我們選擇伴侶產生著影響。

    * 愛情藥劑9號

  “愛”,簡簡單單的一個字,包含了人類的許多種本能和情緒︰性欲、浪漫、激情、依戀、承諾和滿足。研究“愛”也因此而複雜。例如,性欲和浪漫,從生物學角度,有重疊的部分,不能將其混為一談。

  走運的話,這一場愛之舞會經過幾個關鍵步驟,直到情侶們彼此作出承諾。

  首先是初步的彼此吸引,即愛的火花。如果要從全世界幾十億的異性中找出一個人來,這是最基本的一步。接下來是狂熱而昏亂的迷戀,即一種不可思議的魔力,令兩個人無法停止對對方的想念。大腦利用其“化學武器庫”,讓我們的注意力只放在一個人身上,完全忽視其他的人。

  “每個人都知道那種感覺。這是愛情不可思議的謎團之一。我們稱之為‘愛情藥劑9號’,即人際化學回應。”交友網EHarmony的進階研究員吉安‧岡扎嘎說。

  而這種熱情持續多久呢?紐約州立大學的心理學家、研究員亞瑟‧艾倫認為,“至少幾個月,最多2到4年。”隨著激情消退,某種更加穩定的東西佔據了其位置︰一種穩固的聯繫,即所謂的伙伴之愛。這是一種更強烈的情感,其特徵是長久不變的彼此間的體貼和互助。還沒有研究涉獵到已度過銀婚紀念日的夫妻的大腦,不過研究人員已經開始了這樣的研究,希望能更多地了解這種穩固的關係。

    * 激活論

      加州的凱莉和羅伯特‧伊芳布林斯是在網上相識一個月之後見面的。初次見面,兩人間就出現了可稱之為愛之火花的種種跡象,例如,30歲的凱莉記得見面後自己心裡贊嘆了一聲“哇噢﹗”33歲的羅伯特覺得凱莉很漂亮。“我喜歡他的個子。”凱莉說起羅伯特6英尺4英寸的高個兒,“還有他的眼睛。他真的很帥。我是說,看看他吧,多迷人,令人難以抗拒。”

      “她很漂亮。”羅伯特說,“我喜歡她笑起來的樣子。”

  他們的大腦的信號也是同步進行的,它的感覺也很好。就算他們見面是有點兒緊張,也無傷大雅。

  多年來,科學家們已經確信,當人們的情緒被激發起來,例如歡笑、焦慮或恐懼的時候,更加能夠發現別人的吸引力。1974年,艾倫曾在溫哥華的卡皮諾拉吊橋上驗証過這個理論。這條世界上最偉大的吊橋,全長450英尺,寬5英尺。從100多年前起,吊橋便以2條粗麻繩及香板木懸掛在高230 英尺的卡坡拉諾河河谷上。懸空的吊橋來回擺動,既動人心魄,又令人心生懼意。

  研究小組讓一位漂亮的年輕女士站在橋中央,等待著18到35歲的沒有女性同伴的男性過橋,並告訴那些過橋男性,她希望他能夠參與正在進行的一項調查,她向他提出幾個問題,並給他留下了電話。

  然後,同樣的實驗在另一座橫跨了一條小溪但只有10英尺高的普通小橋上進行了一次。同一位漂亮女士向過橋的男士出示了同樣的調查問卷。

  結果呢?顯然走過卡皮諾拉吊橋的男性認為這位女士更漂亮,大概有一半的男性後來給她打過電話。而那個穩固的小橋上經過的16位不知名的男性受試者中,只有兩位給她打過電話。“在可怕的環境中,人們更容易動心。”艾倫說,“其實道理很簡單。恐懼激發了生理上的感覺和異樣,正當你不明所以的時候,遇到了一個充滿魅力的對象,於是會想到︰‘哦,怪不得呢﹗’”

  在實驗室中,艾倫再次驗証了他的“激活論”。讓一組人跑步十分鐘,然後將他們與條件相同的但未跑步的一組作比較。運動後的人更加易被照片上的帥哥美女所吸引。

  艾倫從他的研究中得出結論,任何生理上的“激活”都可能令人更易心動。情侶們一起坐過山車,一起看諧劇哈哈大笑或者一起逃離著火的建築物,都會引起情緒上的波動,從而激發對對方的感覺。

繼續閱讀︰

    * 戀愛初期的大腦就像是吸毒後的大腦

  科學研究發現,戀愛激活了我們大腦獎賞系統與動機、興奮和注意力相關的其他區域。而這部分區域正是煙鬼靠近雪茄或者賭徒贏了彩票時被激活的區域。難怪一直有人覺得陷入熱戀和中了大獎的感覺很相似

  情侶間相互吸引的力量從許多方面來說還不為人類所知,但是科學家們或多或少已經了解其中的一小部分。研究顯示,女人更喜歡五官端正勻稱的男人,而男人喜歡某個特定腰臀比例的女人。一項研究甚至發現,女人會被男人的某種體味所吸引。

  最初的火花也許會一閃而過,也許會萌發為火苗,進而燃起一場熊熊大火。這樣一種喜悅、向往、慾望和感覺的結合正是科學家們所謂的“熱戀”。

  熱戀中的情侶會把彼此看作靈魂的伴侶,而不再是一夜留情的對象。達到這種狀態的關鍵在於大腦的邊緣系統,位於大腦的新皮層(理智與智力區域)和被稱為爬蟲類腦的腦干部分(原始本能反射區域)之間。其中,不同水準的多巴胺、去甲腎上腺素和五羥色胺合成了最影響情緒的神經傳遞素,從而發揮作用。

  但是,熱戀並不僅僅是基本的化學回應。 “它是一種原動力,渴望贏得生活中最大的獎賞──匹配相悅的另一半。”費舍說。她又補充說,這也是一種癮。

  熱戀中愛得死去活來的人,她說,幾乎無暇他顧。他們這樣描述自己的狀態︰失眠、食慾減退、興奮愉快,願意為所愛的人赴湯蹈火。大腦掌控渴望、迷戀、莽撞和習慣的區域都在其中發揮作用。

  2006年,《進化認知神經學》(Evolutionary Cognitive Neuroscience)一書中發表了一項試驗結果。受試者為17個剛結束戀情的人,戀情的平均持續時間為7個月。他們都說對於戀人的離去感到了刻骨的絕望,他們渴望獲得戀人的消息。

  費舍對於這些相思成狂的人進行了核磁共振掃描,察看他們看到戀人的照片時激活了大腦的哪一部分。

  她說,“我們看到激活的區域位於腹側被蓋區,還有大腦獎賞系統與動機、興奮和注意力相關的其他區域。”而這部分區域正是煙鬼靠近雪茄或者賭徒確定自己贏了彩票被激活的區域。難怪一直有人覺得陷入熱戀像中了大獎似的。

   而其他研究也表明,戀愛初期的大腦就像是吸毒後的大腦。

  露西‧布朗是愛因史丹醫學院的神經學教授,也曾經做過試驗,為剛剛墜入愛河的人們進行了功能核磁共振掃描。結果發現了腹側被蓋區為被激活的關鍵區域。“當一個吸毒者注射古柯鹼時,被激活的也正是這部分區域。”布朗說,“它不是一種渴望,而是個興奮點。”

  你看到某人,心怦怦跳,興奮不已。同時,你大腦的腹側被蓋區使用神經傳遞素,比如多巴胺、五羥色胺和催產素向大腦被稱之為伏隔核(nucleusaccumbens)的部分傳送信號,告訴它開始讓你渴望眼前的這個人。

  於是,“那個人就成了你生活的目標。”布朗說。他或她就成為了你上刀山下火海也要獲得的目標。千千萬萬的人中,那個人成了你的“唯一”。

   從生物學的角度來說,釋放出來的渴望和喜悅如同吸毒者對毒品的感覺。 科學家們發現,某些特定的區域會因此處於抑制狀態,比如與恐懼相聯繫的扁桃體中的部分區域。“這就是為什麼當你身陷愛情的時候往往做出瘋狂的事情。”費舍說,“你想都不會想到自己會橫跨一個國家連開 13小時的車,但是為了愛情,你做得到。”

  漸漸地,興奮的大腦訊息達到尾狀核,多巴胺的密集區,儲存著潛意識中的習慣和技能,例如騎單車的能力。

  吸引的信號把愛情的目標變成了一種習慣,然後成為了迷戀。根據《心理學》期刊1999年的一份研究,戀愛中的人們五羥色胺的水準比常人低40% ──和強迫性神經紊亂的患者五羥色胺水準一樣。

    * 利用大腦額葉的思考功能

  凱莉和羅伯特‧伊芳布林斯新婚9個月,他們認為彼此很有魅力。但是他們也在利用大腦額葉的思考功能。他們依然記得不愉快的時刻,並尋求彼此間的融合。最初,他們在交友網eHarmony相識,從最初的E-mail,他們就感到找到了彼此的唯一。她喜歡旅遊,他也是。他們都喜歡讀書和學習,有著同樣的宗教信仰。

  巧合?抑或找到了靈魂的伴侶?eHarmony的岡扎嘎負責了一個研究項目,採訪了1200位戀愛中的男女。結果刊登在7月的《人格和社會心理學雜誌》(Journal of Personalityand Social Psychology)上,發現有著共同興趣愛好和情緒的人對於戀情的滿意度更高。“他們感到放鬆,並密切聯繫著。因為他們知道彼此有著共同點。”他說, “愛的化學回應並不僅僅是源於美麗性感的外貌。”

  顯而易見,當伊芳布林斯夫婦最初見面的時候,他們都做好了準備。彼此發現對方的吸引力。發生了化學回應,許多戀愛研究者都認為這是必需的一步。

  這樣,兩個人都不可遏止地希望繼續彼此的戀情,放棄其他的選擇,專注於自己的唯一。

  2到4年之後,很可能這種衝動將會減退。如果一切順利,夫妻兩個將會進入長期而穩定的伙伴之愛。他們的生命緊密地糾纏在一起,正如同他們的財產和銀行賬戶。衝動不複存在,但是他們會感到對彼此的責任,感情上依然是密切而穩定的。

  研究人員說,大腦額葉當然也參與其中,思考既有的生活經歷和犯過的錯誤,但不只是大腦額葉。多巴胺的聚居區伏隔核也是記憶的貯存器並幫助你作出正確的對象選擇。

  布朗最近開始了一項研究,募集了40歲到65歲的志願者夫妻。她對他們進行功能核磁共振掃描,希望找到衝動消退後,愛情存在的區域。 “熱戀中大腦活躍的區域那部分還依然如故,伙伴之愛是否更趨向於大腦皮層的活動,更來自於有意識的思考,這些都還不明確。”她說,這個月她剛剛對第一批志願者進行了掃描。

  “愛情的衝動可以發生在任何年齡段,無論是20歲還是70歲。”夏威夷大學的心理學教授伊蓮恩‧哈特費爾德說。所不同之處是,隨著年齡的增長,人們擁有了更多回憶,無論是喜悅和信任還是拒絕和失望。既然人們從經驗中學習,大腦額葉的邏輯和理智也就隨著年齡的增長更具說服力。

  “年輕的時候,熱情和希望滿溢,要停止對某人的愛情幾乎難如登天。”哈特費爾德說,“然而,隨著生活的打磨,面對一個英俊的男人,你可能會出現兩種回應︰‘哇噢﹗’和‘唉。。。’”

  “智慧不是來自於意志而是來自於痛苦的經歷。”

  不知何故,兩種回應會同時出現。一個來自於原始的爬蟲類腦的本能,另一個來自於大腦新皮質的邏輯。

    * 翻譯來自第一財經日報

創作者介紹

心理學知識特快-首頁

Hook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