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33635162.jpg 是地球人都知道︰男人長嘴為吃飯,女人長嘴為扯淡。美國偏有一位M教授不信邪,他在7月6日那一期《科學》(Science)雜誌上發表了一份調查,聲稱女男講話一般多,都是平均每天一萬六千單字量。而且,在接受調查的396名學生中,講話最多的三位,每天單字量高達四萬七千的,都是男生;不過,講話最少的一位,一天只用七百單字的,也是男生。這倒是和常見的女男差別相符合︰平均值相同,但女的比較集中在平均值附近,離平均值比較遠的是男人多。例如,男女生高考平均分數相同,但考分特別高的是男生多,特別低的也是男生多。

  這位M教授,認為他以科學數據打破了女人話太多的偏見。但是,數據本身不能解釋這一“偏見”的由來。缺乏這樣一個解釋,不信邪者如我輩,還是寧願相信自己的切身體會︰女人就是話太多﹗

  於是,一位T教授站出來了。《華盛頓郵報》(7月15日)刊登了她的一篇文章,分析了數據和人們日常經驗間的矛盾。

  這位T教授,兄弟是很佩服的。聽過她一次構建和諧女男關係的講演,徹底改變了俺對女人說話的模式。教授說︰女人常常向男人訴苦,通常她只是希望有個傾聽的人。男人不用急吼吼擺出一副英雄救美的樣子,忙著出主意這樣做那樣做的,你只要張著耳朵聽聽就可以了。忙著出主意,看似很關心,但女人下次再來訴苦,男人就要不耐煩︰不都跟你講了嗎,你為什麼不照著我說的辦?

  兄弟當即試驗。立竿見影啊,一星期後,晚上就沒法睡覺了。半夜三點,電話鈴響了。“唉,小吳,心情不好,睡不著,想找你聊聊。”找我聊聊?大妹子啊,俺明天一早八點還有課呢。“你當我垃圾桶啊,心情不好,就往這兒倒?”電話那頭笑了,給俺灌米湯︰“誰教你是肯聽話的好男人嘛。說真的,沒見過你這么有耐心的,肯讓女人把話講完的男人。”兄弟我手握話筒要撞牆啊,上當了,上了T教授的大當。俺架不住,趕緊說實話︰“也就是裝個樣子啦,其實心裡在算三位數乘三位數,做腦筋保健操。”電話那頭不松口︰“裝樣子也比不聽話好啊。你堅持裝下去,裝到死,就是真的了。”兄弟只能說︰“那你等一等,我去拿本書。明天上課,肯定是昏沉沉一腦袋垃圾,只能現下先預習了。正好教授要講亨利‧詹姆士的小說 The Turn of the Screw,那個神經病女主角半夜裡神神鬼鬼的胡思亂想,也許可以作參考。”

  T教授那次講演裡支的招,其實已經假設了話是女人多,所以她在文章裡,指出了M教授的兩個破綻。T教授認為,單字量並不是檢測男女話誰多的可靠參數,更重要的是考慮兩大條件︰一,講話的場合;二,講話的目的。

  話多話少和場合有關。T教授說︰有女青年在場時,男青年說話遠比平時多,而這恰是M教授的調查裡大量出現的場合。因此,M教授的數據,會和兩性整體的統計有偏差,會偏向男人話多這一端。記得兄弟剛進大學時,見到回宿舍總是悶頭睡覺的北京室友在女同學面前那個叫會吹,可以從貝多芬一直扯到《東方紅》(在民間原是兄啊妹啊的情歌),儘管音樂和我們的專業沒什麼特別聯繫。鄉巴佬好生羨慕,認真模仿的結果,就是俺現下寫文章的習慣︰每次都要從亨利‧詹姆士扯到《華盛頓郵報》。

  後來上論壇,哈,好像又回到校園。上網的人,年齡相對年輕,所以某些論壇有一種校園氣氛。必然的副產品就是,當有知名網女攪和時,網男爭論起來話語滔滔,個個把胸脯拍成充氣娃娃。

  話多話少也和講話的目的有關。T教授說︰女人講話的目的是黏結人際關係。口水就是她們的膠水,口水費得越多,就是膠水涂得越多,就是交情越牢靠。女人下班回到家裡,就想嘀嘀咕咕把一天的經歷都告訴男人;而男人通常是越聽越煩越懶得回答,他不要口水也不要膠水,他只想要啤酒。M教授的樣本裡,基本上不會出現這種典型的夫妻“交流”,這可能是導致他的數據偏向男人話多的又一個原因。

  女人之間可以問好反問好反反問好沒完沒了,她們講話就是為了交換感情。那麼男人講話的主要目的是什麼?T教授說是交換訊息。所以美國男人見面了,或是談政治,幾成選民接受希拉瑞莉當第一個女總統;或是談體育,湖人隊昨晚贏了幾分;或是談女人,《滿城盡帶黃金甲》裡那個中國女演員鞏俐,看上去胸圍是多少。俺舉得這三個例子都有數字──M教授的記錄裡,表明男生說話數字比較多。

  T教授玩了個語言遊戲,她稱女人講話為 rapport-talk (為和諧而談),男人講話為 report-talk(為消息而談)。論壇上說話有記錄,這一點似乎特別明顯。網男跟帖,通常會有幾句評論;而網女跟帖往往只是問好,“又看到你了很高興”,等等,而且放一大堆“臉部表情”。

  上帝在細節中。從囊括所有話語的單字量出發,T教授拆分到了下一層次的細節︰具體看什麼人在什麼場合講什麼樣的話。看來,初步結論是正經話男人多,碎嘴話女人多。一比一,兩性打平。

  不要以為俺的結論是在諷刺較好的一性(the fairer sex)。正經話說得多,並不等於正經聽得多。我們人類最親的親戚黑猩猩,如果從小訓練,可以理解和使用幾百個手勢,能和訓練他的人作一定程度的交流。研究人員想知道,受過訓練的黑猩猩相遇了,會發生什麼情況?他們就讓兩位學得最好的男明猩隔著籠子見見面。猜猜看,接下來出現怎樣一幕?

  兩位男明猩猛打手勢啊,看誰打得快,打得多,誰都不肯停下來“聽”一下,對方到底在“說”什麼。你看,是不是很像自以為說話很正經、很有水準的男人?

創作者介紹

心理學知識特快-首頁

Hook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