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ligion.world.jpg 當悉達多提到 一切和合的事物,他所指的不只是像DNA、你的狗、艾菲爾鐵塔、卵子和精子等具體可認知的現象而已。心、時間、記憶和上帝,也是和合而成。而每一和合的成分,又倚賴更多不同層次的和合而成。 同樣的,當悉達多教導無常時,他也超越了一般“結束”的想法,像是那種認為死亡只發生一次就完了的概念。死亡從生、從創造的那一刻開始,就沒有停過。每一個變化,都是死亡的一種形式,因此每一個生都包含了另一個事物的死亡。

  拿煮雞蛋來做例子。如果沒有不斷的變化,蛋就煮不熟;煮好蛋的這個結果,需要某些基本的因緣。很顯然的,你要有一顆蛋、一鍋水和一些加熱的元素。另外有些非必要的因和緣,像是廚房、燈光、定時器,還有一只把蛋放進鍋子的手。另外一個重要的條件,就是沒有像是電力中斷或是山羊跑進來打翻鍋子之類的干擾。此外,每一個條件,例如母雞,都需要有另一套具足的因緣條件。需要有另一只母雞生下蛋才能孵出它,還要有安全的地方,有食物才能讓它成長。雞的食物也要有適合的地方生長,並且要能讓它吃進去才行。我們可以將非必要和必要條件一直分析到小於原子的程度,而在這個分析的過程中,各種形態、形狀、功能和標識也會不斷地增加。

   當無數的因緣和合在一起,而且沒有障礙與干擾,結果是必然的。 許多人誤以為這是注定的或是運氣所致,但事實上我們是有能力對條件產生影響力的,至少在起始的時候。然而,到了一個程度以後,即使我們祈求蛋不要煮熟,它還是會熟。

  就像蛋一樣,所有的現象都是由無數的成分所組成,因此它們是可變的。這些無數的成分幾乎都不是我們所能控制的,所以會讓我們的期待落空。最沒有希望的總統候選人可能會贏得選舉,並帶領國家走向繁榮富足。你助選的候選人也許會贏,然後弄得國家的經濟與社會衰敗,讓你的生活苦不堪言。你也許認為自由左派的政治是開明的,但它也許就是法西斯和光頭黨之因。 這種不可預料性,遍在於所有的物質、感受、想像、道統、愛情、信任、不信任、懷疑論,甚至上師和弟子以及人與神之間的關係之中。

  所有這些現象都是無常的。拿懷疑論來當例子。有一位加拿大人,他曾經是個典型的懷疑論者。他很愛參加佛學課程,因為可以和老師辯論。他其實熟稔佛理,所以提出的論點都很有力。他特別喜歡找機會引述佛經,教導人要分析佛所說的話,而不是照單全收。才過了幾年,現下的他卻是一位知名通靈人的虔誠弟子。這位極端懷疑論者,現下會坐在他歌唱的上師面前,淚水決堤般流下,全身全心奉獻給完全無法以邏輯解釋的東西。信仰、懷疑論同所有和合的現象一樣,都是無常的。

  不管你對自己的宗教或對自己不信仰宗教感到自豪,信仰在你的生活中都扮演了一個重要的角色。甚至不信也需要信仰︰對自己基於多變情緒的邏輯和理性完全盲目的信仰。所以,不再相信過去所深信的事物一點也不足為奇。 信仰的非邏輯本質是非常明顯的。事實上,它更是最和合及相互依存的現象。 信仰可以單純地由一個恰好的時間、恰好的地點的恰好的注視所引發。你的信仰也可能只靠表象的和諧。比如說你討厭女性,正好遇上一個宣揚仇恨女性的人,你就會覺得那個人強而有力,同意他的看法,並且對他有信心。有時甚至像是共同喜好魚這種小事,都會提升你的虔誠心。或是某人或某個團契能減少你對未知的恐懼,也有相同的作用。另外,你所成長的家庭、國家、社會,也都是所謂信仰這個和合物的成分。

創作者介紹

心理學知識特快-首頁

Hook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