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4714f06f65f8c0e.jpg  

也是在Slate雜誌中,Tom Vanderbilt提出疑問:Twitter 以及其上 有關交通方面的tweet是否會改變我們駕駛的方式? 公交車司機是否是地球上壓力最大的一項職業?

本週,瑞典Umea大學的研究人員發表了一項令人吃驚的研究成果:一對夫婦中,一方乘車上下班超過45分鐘的離婚率要大40%。他們不能解釋其原因。或許,長途通勤者更傾向於貧窮或受教育程度低,兩種情況下離婚都更為普遍。或許,過長的乘車時間加劇了婚姻生活中的不平等性,一方照料孩子負擔重,另一方也有過度繁重的工作。但是,或許這些瑞典人只是告訴了一些眾所周知的事情,那就是:驅車上下班對你們不利,事實上,很糟糕。

乘車上下班是一個令人頭痛的人生際遇,它是一項平凡的任務,就像組裝家具、更換執照一樣平凡,並且你每天都必須做。如果你是乘車上下班,你將沒有高質量的時間來與你愛的人在一起,不做運動、不做有挑戰的事、不做愛、不愛撫你的小狗,也不會陪你的孩子(或者是你的Wii)。你將不會做這些讓類人快樂的事情。不僅如此,反而會對公交車感到噁心,在火車上推推搡搡,或者陷入堵車僵局。

在過去大約十年的時間裡,研究人員建立了一個有效測量長期乘車上下班的糟糕程度的體系。那些花大量時間在乘車上下班上的人忍受不同程度的疼痛、壓力、肥胖、不滿。這換來了住在郊區大房子裡、除開廉價的房租還剩下大筆收入等樂趣?這些都不值得。

首先,研究人員證明了最顯而易見的一點:乘車本身是令人不快、給人帶來壓力的,我們並不喜歡。2006年,諾貝爾榮譽得主Daniel Kahneman和普林斯頓經濟學家Alan Krueger調查了900個得克薩斯女性,詢問她們享受一些日常活動的程度。做愛排在第一位,下班後的社交活動排在第二,乘車上下班排在最後。研究人員注意到,許多受試者認為,乘車上下班是早上出現的一件令人不快的事情。

乘車上下班帶來的不快似乎有中連帶效應,讓我們對待其他事物的時候普遍沒有那麼高興。去年進行的一項健康幸福指數調查顯示,比如,40%花超過90分鐘乘車上下班的員工比從前經歷更多的憂慮。那些花少於10分鐘上下班的人員,憂慮度降到28%。花很長時間乘車上下班的工作者,覺得休息得沒那麼好,也不能很好地享受生活。

長距離的乘車上下班也會令我們感到孤獨。著名哈佛政治學家,《獨享保齡球》一書的作者Robert Putnam將長距離的乘車上下班稱之為社會隔離的最佳預示者。他斷定,每花10分鐘在乘車上,人們就將少與社會接觸10分鐘。而這些社會聯繫能讓我們感覺到快樂和滿足。

那些我們花在聽「駕車時間」收音節目的壓抑時間裡,不僅僅讓我們沒那麼快樂,還讓我們陷入健康狀態欠佳的境地。就拿名義調查來說,那些每天花90分鐘乘車上下班的員工裡,有三分之一的人患有復發性頸椎問題。我們的行為也在發生著變化,我們花越多的時間在上下班上,我們花在鍛鍊和調整家庭飲食上的時間就更少,這些都會讓我們看起來沒那麼精神煥發。

根據布朗大學Thomas James Christian的研究成果來看,你花在乘車上的每一分鐘就表示你少了0.0257秒的鍛鍊時間、0.0387分鐘的烹飪食物的時間,外加0.2205 的睡眠時間。聽起來似乎也損失不大,但是如果把它們加起來呢!長的乘車上下班時間更傾向於增加工作者們購買「非雜貨食品」的幾率,他們會選擇購買快餐,而且更傾向於做低強度的鍛鍊。

Thomas James Christian發現,是乘車上下班影響著我們,而非工作日的總時間。一個工作者,他每天花很少的時間乘車上下班,每天工作12個小時;另一個工作者,每天花1個小時在路途上,工作10個小時。兩者比較的話,儘管兩者花在充滿壓力、令人不快的工作任務上的總時間對等,但前者會比後者擁有更健康的生活習慣。

另外,總的來看,遠距離上下班的人更傾向於肥胖,普遍增加的乘車上下班時間是肥胖盛行的罪魁禍首之一。California大學Los Angeles分校以及 Cal State–Long Beach的研究人員觀察,肥胖與一些生活因素(如體育鍛鍊)之間的關係,他們發現花在交通工具上的路程比其他因素跟肥胖的關係更大。

因此,我們憎恨乘車上下班。它增加了我們患肥胖症、脊椎病、失眠的風險增加我們面對壓力、離婚、煩惱的風險。它讓我們飲食質量下降,運動得更少。但是,我們還是得照樣乘車上下班。

事實上,過去五十年,上下班所花的單程時間一直在增加,目前已達到24分鐘(這還是在我們低估了真正所花時間的基礎上)。六分之一的人花在上下班上的時間都超過45分鐘,這還是單程的時間。據Census Bureau所說,從1900開始這個數字翻倍了,大約三百五十萬的美國人每天都要承受90分鐘的單程上下班,這就是所謂的「極限奔波」。他們每年總共要花上一千六百四十億分鐘穿梭於工作場所和住所。

人們為什麼要承受這些呢?答案就在房地產經紀人所說的「駕駛到你適合的地方吧」。我們當中,許多人在鎮上或市區工作,而那裡房子昂貴。我們離工作地點越遠,我們能付得起更好的房子。離工作僅10分鐘的狹小兩居室公寓和45分鐘車程的寬敞的四居室大房子比起來,我們常常要選擇後者。

幾十年來,經濟學家告誡我們,在我們將房子買得很遠的時候,我們並沒有將時間代價考慮進去。追溯到1965年,經濟學家John Kain寫道,比起長的旅程,房子要在時間和金錢上花費得更多。時間是寶貴的,人們應該尋求一些時間來補償花在路途上的時間。但是,我們更傾向於在房屋花費和交通費上找個折中點。

我們怎樣才能彌補這花在長長的路途上的時間呢?Zurich大學的兩個經濟學家, Bruno Frey 和Alois Stutzer發現,如果你花在路途上的時間要額外增加1小時,那麼你的薪水要大大地增加40%才能對得起那多出來的「長途跋涉」時間。

但是等等,難道大房子和聽Dylan的時間什麼都不值得嗎?當然不是,但是與快樂比起來就次要得多。在擁擠狹小的公寓和大房子之間做選擇,我們往往將注意力集中在後者帶來的有形資產。我們可以看見多餘的臥室、擁有多餘的浴缸,儘管我們並不經常用到它們。但是我們卻恰恰忘了,花在汽車裡的那些多餘的時間帶給我們的是持久的每天都要背負的隱形重擔。

不要小瞧它。人們常說乘車上下班都快殺了我,這並不是誇張的說法。那是真實的。

, ,
創作者介紹

心理學知識特快-首頁

Hook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