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gel2.JPG 我們為什麼去做愚蠢而不合理的事情?我們是為何難以進入自己的思考過程?如下的十大社會心理學研究中,證明了我們是多么難以進入自己的思考過程。

十大社會心理學研究(一)

“光環效應” 是社會心理學裡的一個經典的發現。其理念是對於個人的總體評價(例如,她是否令人喜愛)漸漸成為了狹隘的對於某些特定的特徵的評判(例如,她是聰明的)。

好萊塢明星完美地證明了光環效應。因為他們總是很有魅力而且令人喜愛,所以我們就自然而然地假設他們同時也是聰明的、友善的、明辨是非的等等。直到我們發現了(大量的)與此相反的證據,我們才幡然醒悟。

同樣的道理, 政治家利用“光環效應”使其成為自己的優勢。他們表現得和藹而友好,卻不怎么談到主旨。人們傾向於相信這些政治家的政策是好的,因為他們看上去是好人。 道理就是這么簡單。

但是你可能認為我們可以透過反省,或者用一種說法來說,追溯我們的思考過程以回到最初的錯誤,從而找到這種判斷的錯誤。在上世紀70年代,著名社會心理學家Richard Nisbett開始論證我們是多么難以進入自己的總體思考過程以及光暈效應這個特例。

h3. 講師的令人喜愛度

Nisbett和Wilson希望調查聽課的學生是如何評判講師的(Nisbett和Wilson, 1977)。學生們被告知這是一項對於評價老師的研究。他們還特別被告知,實驗對於不同的評價是否倚賴於學生和某一講師接觸的多少感興趣。這純粹是一個謊言。

實際上學生們被分為兩組,他們會分別看兩段關於同一位講師的不同視頻。而這位講師正好有很重的比利時口音(這和實驗室是很有關的)。其中一組學生看了這位講師和藹而友好地回答了一系列的問題。第二組學生看了同一位講師用冷酷而疏遠的語氣回答了同樣的問題。實驗讓我們明確,到底哪一種人格更討人喜歡是十分明顯的。在其中一種人格中講師顯得熱愛教學和學生,而在另一種人格中他看上去更像是一個完全不喜愛教學的威權人物。

在每組學生看完視頻之後,他們被要求給這位教師的外表、特殊語言習慣,甚至還有他的口音(特殊語言習慣在兩段視頻中是一樣的)打分。與光環效應相一致,看到講師“和藹”形象的學生認為他更有吸引力,他的語言習慣更令人喜愛,甚至他的口音也更加有魅力。這並不奇怪,因為它支援了之前關於光環效應的研究。

h3. 無意識判斷

令人意外的是,雖然給了他們很多機會,學生們還是完全不知道自己為什麼給講師打高分。研究結束後,學生們被暗示自己對講師的喜愛程度可能會影響他們的評價。儘管如此,大多數學生說透過講師說話的內容產生的對他的喜愛程度完全沒有影響到自己給講師個人特徵的打分。

對於那些看了講師不好的一面的學生結果更糟──他們完全搞反了。有的學生認為自己給講師的個人特徵打分影響了他們對於其喜愛程度的總體評價。

在這之後,實驗者並不感到滿意。他們再次採訪學生,問他們是否有可能對講師的總體評價影響了自己給其特徵的打分。學生們仍然說沒有影響。他們確信自己在沒有考慮講師是否令人喜愛的情況下對他的外表、特殊語言習慣和口音做出了評價。

h3. 光環效應的日常用途

光環效應本身很吸引人,它現下在商業中已經是眾所周知的了。根據John Marconi的“名聲銷售(Reputation Marketing)”,封面上寫有“哈弗名著”的書可以比沒有這幾個字的同樣一本書要價高出一倍。這在時裝業也是一樣的。一個著名的服裝設計師的名字可以讓一條普通的牛仔褲的價格極端地膨脹。

但是上面這個實驗所證明的是,雖然我們在智力上可以理解光環效應,但是我們通常不知道它到底什麼時候在起作用。這正好解釋了為什麼它對於商人和政治家如此有用。我們時常在無意識的情況下做出了實驗中所證明的那種調整。而且,即使這點被別人指出,我們可能仍然會否認。

所以,下一次你給一位政治家投票的時候,你考慮買一條大設計師設計的牛仔褲的時候,或者你決定是否喜歡一個人的時候,問問自己光環效應是否在起作用。你評價某個人或某樣產品的特性的時候,你是否真的是在評價他們本身?或者說,一些總體面貌有沒有狹隘地被你的某些對於具體方面的評價所取代?這種簡單的檢查可以防止你給錯誤的人投票,浪費錢,或者拒絕一個忠誠的朋友。

又或者,即使你做了這種檢查,你也不知道究竟會怎么樣 ……

創作者介紹

心理學知識特快-首頁

Hook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